欢迎来到励志吧,本站属激励青年人奋发上进,为梦想而打拼博!

励志吧_集成功励志_经典语录_人生感悟_青春励志

当前位置: 励志吧 > 青春励志 >

锅盔 煎饼 石子馍

发布时间:2019-06-21 13:43作者:励志吧点击:

  【一】

  我刚七岁时,因为家境贫困,日子艰难,加上已有三个女娃的父母一心想生个男娃,父亲便写信商量把我过继给外省城里没有孩子的亲戚。乡下一切由男人说了算,男人是屋里头的掌柜的。父亲定下送我,母亲心里刀子剜样的难过,却又不敢言语什么。

  父亲送我走的时候,正是正月,家里陈麦吃完了,新麦还在地里长着。母亲着急地胡翻腾,从柜里找出自己点灯熬夜纺的一斤线,从邻家换回几升白面,给我发面烙锅盔。母亲说烙的馍香,不容易坏,好上路吃。母亲怕我性子急看不好火,喊了心细的春芳嫂来帮忙。我们那地方烙的锅盔有水缸盖那么大,近三寸厚,得盖上盖子用微火慢慢烙一个多钟头。火看不好,外面焦黑,里面又不熟。

  我提着麦秸笼进厨房,见母亲双手用擀杖擀锅盔,她不住地吸着鼻子,眼泪成串成串地往下掉,有些都滴到了锅盔上。母亲用袖子抹抹眼睛说:“娃走呀,屋里恓惶(穷苦),看娃瘦的,也没办法给娃好好烙些馍。城里生活能好些。”母亲好像是说给春芳嫂听的,又像是说给我听的。灶房里弥漫着烧麦秸的烟味、锅盔的麦香气和母亲无奈的悲伤。

  待锅盔搁凉了,母亲把它切成一角一角,全部装进布袋里给我拿上。三岁多的妹子抱着母亲的腿缠着要吃锅盔,被母亲一把推到一边,“你吃啥哩,你姐姐要走哩。”惹得妹子啼哭不止,母亲拾掇些案板上的锅盔渣渣给她,她才不哭了。

  我背着黄灿灿、松软软、香喷喷的锅盔离开了家,公共汽车开出很远了,我回头看,母亲还站在路边。那一年,母亲还不到三十岁,是个好看的小媳妇,梳着两条粗辫子,脸圆圆的,泛着光……那以后,就很少有机会见到母亲了。

  【二】

  我长大工作后,每年有一个月探亲假可以回家,那时家里的生活也逐渐好些了。

  每次一进家门,母亲一见到我就大声嚷嚷:“瘦了,瘦了,看瘦成啥样子了。”过后又对来串门的婶子嫂子说我比以前瘦了。事实上正值发育的我身体壮得像头小母牛,成天为减肥发愁。我想母亲只是怜惜我不在她身边吧。

  回到家,母亲很少坐下来和我说话闲谈。母亲不识几个字,从没在城市生活过,单位、工作这些事情对她来说都太陌生了,我生怕自己说不到地方上。母亲高兴做的、能做的就是问我:“今个想吃啥饭?”我随口说个啥,母亲就在灶房丁丁当当烟熏火燎忙活大半天,饭桌上就端来我说过的想吃的饭食,捞干面、包子、饺子、煎饼、搅团、漏鱼儿……每天变着花样吃。

  一日早饭,我进灶房帮着端饭,看见母亲舀起一勺稀饭,又小心地把上面清的米汤倒回锅里,把稠的倒进碗里,一勺勺重复着倒来倒去,我好奇地问:“妈,你干啥呢?”母亲说:“我想给你多捞些豆子。”那一刻,我的心里一颤,这句话深深烙在我的心上,让我一直铭记。

  我每次探亲离开家的那个晚上,灶房里的灯都要亮到三更半夜。母亲揉面,让父亲拉风箱,给我打石子馍。就是把石子先烧烫了,铲出来一些,把薄薄的饼放在石子上,再盖上铲出的石子,用石子的高温把饼烙熟。石子馍坑坑洼洼,薄脆于香,牙口好的人都喜欢吃。我说不用麻烦了,路上买些吃就行了。母亲反驳道:“外面啥都贵得很,也不能顿顿买着吃,咱自己的馍还是好吃。”父亲也帮腔:“你妈愿意弄就让她弄,你妈高兴弄。”第二天,母亲一脸倦容眼布红丝,给我装上大的小的圆的椭圆的石子馍,叮嘱我:“路上饥了吃。”

  【三】

  去年春天,我从美国回到离开十年的家,第一眼见到母亲简直不敢相认,母亲头发花白了,牙掉了不少,脸像放得过久干枯了的苹果,布满横纹,从前那个年轻的小媳妇已是六十老妇。我不由得搂着母亲哭泣不止。可母亲打量着我又说:“瘦了,瘦了,在外面不容易。”母亲不住地用粗糙干枯的手抹着老泪。听父亲说,我不在家的这些年,母亲常常拿着我的照片暗自难过,说:“娃咋走了这么远?”


猜您喜欢


推荐内容
  • 父亲的扁担

    父亲有三根扁担,一根担水,一根担粪,一根担庄稼。 父亲的一辈子是和这三根扁担一起...

  • 没有什么必须要说

    40年前,我爹在新疆当骑兵。那时候他很年轻,骑一匹枣红军马,挎一杆枪,在昆仑山茫茫...

  • 馋嘴

    中秋炙热的太阳洒下毒辣的阳光,哈巴河大草原处处炎热无比,巴侃大叔家的毡房在山下河...

  • 我们如此努力,不过是想对未来说一句我敢

    文/韦娜 1 我在各地做公益演讲结束后,总会有人问我一些问题,被问得最多的是:活着已...

  • 父母老了如是说

    我的孩子啊,如果哪天,你看到我日渐老去,反映慢慢迟钝,身体也渐渐不行时,请耐着性...

  • 年轻人,别矫情了,谁的成长不是磕磕绊绊

    文/用时间酿酒 1 如果说那些书对我影响深远,美国作家M·斯科特·派克所写的《少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