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励志吧,本站属激励青年人奋发上进,为梦想而打拼博!

励志吧_集成功励志_经典语录_人生感悟_青春励志

当前位置: 励志吧 > 生活哲理 >

母亲的信笺

发布时间:2019-11-17 18:21作者:励志吧点击:

  在我的父母去世后,姐姐和我在整理母亲的遗物时,看到了这些信笺。这些信笺被放在我父母卧室壁橱靠里面的一个箱子里,用一条丝带小心地捆扎着。我和姐姐从未被允许看这些信,因为母亲告诉我们,这些信是当年父亲在他们恋爱期间写给她的,属于他们的隐私。

  父亲和母亲的通信是在二战的最后阶段,当时父亲在亚洲的缅甸服役。战争结束后,父亲来到母亲居住的伊利诺伊州首府斯普林菲尔德,然后他们开始恋爱。9个月后,他们结婚了,开始了长达55年的幸福婚姻。

  我隐约记得,曾经有几次瞥见过这些用丝带捆扎着的信笺,当时箱子并没有锁上。可能母亲有时会解开丝带,拿出信来自己静静地阅读,重温一下她和父亲热恋时的美好时光。

  让我和姐姐感到奇怪的是,小时候充满好奇心的我们,竟然从来没有解开丝带偷看过这些在母亲心中格外珍贵的信笺,就像我们曾经多次在家里四处寻找被父母藏起来的圣诞礼物一样——解开丝带,打开礼物。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姐姐也一样。

  正因为如此,我们到现在才发现,这些被母亲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信笺中,有一半竟然不是来自父亲,而是来自一个叫查尔斯·雷本的小伙子。

  我们从查尔斯·雷本的信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得知,他和母亲在火车上相识,之后开始约会。那时正值二战期间,查尔斯·雷本正在国内受训。在几个月的受训时间里,他们在一起度过了4个周末。有一个周末,他带母亲去了他在芝加哥的家,见了他的父母和妹妹。

  之后,查尔斯·雷本被派往英格兰服役,军衔是中士。这些信件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像时下年轻恋人之间常有的过于亲密的事,但能看出查尔斯和母亲之间的确互相喜欢,而且感情与日俱增。他在信头的称呼从“亲爱的”渐渐变为“我最亲爱的”;信的结尾从“你真诚的朋友”渐渐变成“爱你的人”。在后期的一封信里,他写道:

  “仅仅在一年前的今天,命运老人递给了我一张车票,这使我们有了相遇的可能,我要尽自己所能来回报他的仁慈。还记得吗?绿钻石号列车,5车厢,36号座和37号座。莱斯丽,你知道,有些事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我觉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我真的认为,尽管我们不能像我所希望的那样经常在一起,但我们已经互相了解了很多,你不这样认为吗?”

  3天后,他阵亡了。

  查尔斯·雷本这个名字对我和姐姐来说,并不是从未听过。那是我们成年以后了,有一天,母亲和我们闲谈时提到,年轻时她曾和一个叫查尔斯·雷本的小伙子约会过,后来查尔斯被派往欧洲战场作战,在一次空袭中,他的飞机被德军击落,他英勇牺牲了。

  母亲起初不知道他阵亡的消息,她继续给他写信,并持续写了好几个星期。母亲写给查尔斯·雷本的大部分信件我们都没有,但是我们在里面发现了5封退给她的信,信封上印着“退还给发信人——收信人已去世。美国陆军航空队第413轰炸机中队,G.L.林特奇尼斯上尉。1944年10月2日”。

  在退给母亲的第一封信里,母亲感谢查尔斯寄给她的鲜花:“在我的日历中,昨天真是个美好的日子——这么多美丽的鲜花!玫瑰、鸢尾花、菖蒲,还有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绚丽的香豌豆花!此刻,我坐在这里,看着这些花儿,却总是看不够——这些花儿是这样美丽,查尔斯·雷本中士,我心爱的家伙,真希望他此刻就在我身旁,这样我就可以好好谢谢他了。”被最后退回的信的日期是1944年2月28日,我们猜想她在不久之后就得到了他阵亡的通知,很可能是他的父母告诉她的,因为她去芝加哥参加了他的悼念仪式。在这些信中,有一首诗就是在那次的悼念仪式上写给查尔斯·雷本的。

  信笺里还夹着一些照片,有几张是查尔斯·雷本独自一人身穿军装的照片,有一张是他和他的飞行机组的合影,有一张是他身穿便装,躺在草地上读书的照片,还有一张是母亲和他以及两个朋友在餐馆里的合影;此外,里面还有一张剪报,来自伦敦的报纸,描述的是他参加的那场空袭德军的战役。


猜您喜欢


推荐内容
  • 值得一辈子记住的话

    1、妈妈说过没有人值得你为他哭,唯一值得你为他哭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让你为他哭。2...

  • 男人的味道

    父亲告诉我说:每个男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味道。父亲说这话的时候,重重地吸了口叶子烟,...

  • 最想见的时刻

    一位母亲的儿子在战场上死了,消息传到母亲那里,她十分痛心,向主祈祷:要是我能见到...

  • 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

    小妹不是我的亲小妹。 她是继父的女儿,母亲带我改嫁到许家的时候,小妹就在了,她比...

  • 亲吻妈妈

    这决绝的一吻,应该是3年前就已经命定。 此刻终于兑现,他从高楼窗口飞出:妈妈,我来...

  • 赖先生,我爱你

    风神侵袭的夜晚,赖先生打电话给我,问我崴了的脚好点儿了没。在狂风暴雨的夜晚,接到...